2018-12-12 16:53:00 来源: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
核心提示: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曾经提出,坚持绿色发展,必须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,坚持可持续发展,坚定走生产发展、生活富裕、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,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、环境友好型社会,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,推进美丽中国建设。
标签:怒意 拉斯维加斯线上游戏 化皮镇

参考消息网12月10日报道 11月20日晚,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『国情讲坛』第十四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钱易就“生态文明建设与可持续发展’”主题发表演讲。讲坛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、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主持。

本文根据钱易院士现场发言整理,内容已经钱易院士本人审定。

非常高兴到“国情讲坛”这么重要的一个平台,来跟大家一起讨论生态文明建设与可持续发展。

今天我将从三个方面来进行讨论。第一部分讨论可持续发展的由来和它的意义;第二部分讨论生态文明建设的内涵和实施途径;最后回到国情这个问题上,来看一看关于推行生态文明建设,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,实现美丽的中国梦,中国做了什么,中国还需要做什么。

可持续发展的由来和意义 

我们先看看第一个问题,可持续发展的由来和意义。

工业革命以来,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科学技术飞猛的发展,工业水平大大的提高,人民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。但同时,工业革命也带来了很多问题,主要有三大方面:资源短缺、环境污染、生态破坏。这些问题还带来了很多公害事件,20世纪有人总结了“八大公害事件”,这并不是说20世纪世界上就仅出现了8个公害事件,而是挑了最典型的8个事件,提醒我们不要忘记。

图1 沉痛的代价——八大公害事件

图1的上面4张图,大部分都是由大气污染引发的问题。第二张图是发生在美国洛杉矶的烟雾事件,五个月内就有400多个65岁以上的老人死亡;最右边那张是1952年的英国伦敦烟雾事件,在短短几天内就导致4000多人死亡,后来又有8000多人陆续丧生。下面4张都是水污染引起的问题。第一张是日本熊本县的水俣市出了一种疾病,得病的人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,走路走不动,走不到正确的方向,说话说不清。当时大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就用当地的地名把这种病称为水俣病。后来发现了这种病的病因是汞中毒,重金属汞排到水体,水体中间的生物、水都含了汞,然后灌溉了农作物,农作物也含有汞,最后就有很多人得这个病,导致很多人死亡。第二张图是1955年日本富山县的一种疾病叫痛痛病, 得病的人全身感觉疼痛,走路就摔跤,摔跤就骨折,最后查出来发现污染源是金属镉。这种镉会取代人体骨骼中间的钙,让钙密度下降到0,所以人完全没有能力来支撑自己的身体,无法走路,也导致很多人死亡。

在这么严重的环境问题面前,人类进行了非常严肃的思考。回顾人类思考的历史,也正是可持续发展诞生的历史。1962年,美国一位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·卡逊发表了一本书,书名非常有文采,叫《寂静的春天》,但是实际上她描写了非常残酷的现实。她说:美国的春天原来荡漾着鸟鸣的声浪,一片欢腾,但是现在变了,一片奇怪的寂静笼罩着农村,因为成群的小鸟牛羊都病倒死亡了,因为农民农夫再加上他们的孩子都得了突然的不可解释的疾病,然后死亡了,所以一片奇怪的寂静笼罩着美国农村的春天。她非常敏感地将这种现象与化学农药的使用联系了起来。正是因为美国在四十年代发明了化学农药,在五十年代生产使用了化学农药,农村的春天就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变化。她非常前卫地联想到了人类的问题,生物的问题和经济发展模式的关系。她说:

我们长期以来行驶的道路,容易被人误认为是一条可以高速前进的平坦舒适的超级公路,但是实际上这条路的终点却是灾难。而另外的道路则为我们提供了保护地球的最后唯一的机会。”

这本书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,虽然当时有很多人反对她,特别是化工界的人,但是她还是影响了很多的人。

比如有一个罗马俱乐部,就是受这本书的影响而诞生的。这个罗马俱乐部由10个国家的30位科学家、教育家、经济学家、实业家于1968年成立,研究人类面临共同的问题。经过4年的工作,他们发表了研究报告——《增长的极限》,观点是:地球的支撑能力是有限的,但是由于人口不断的增长,粮食已经觉得短缺,资源消耗很快,环境污染越来越重,这些因素如果不加控制,到某一个时间就会达到极限,地球承受不了,这个时候经济就会发生不可控制的衰退。所以为了避免超过地球资源的极限而导致世界崩溃,最好的方法是限制增长。这本书的出版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尖锐的论争。大家开始对于人口增长、粮食短缺、资源消耗、环境污染这些问题产生了忧虑。但是罗马俱乐部认为解决的方法就是要限制增长,这个观点受到了尖锐的批评和责难,引起了尖锐的论争。

联合国在1972年召开了人类环境大会,这次大会规模很大。中国虽然当时既不搞经济增长,也不关心环境问题,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环境问题,但是中国也派了代表团去,我们要非常感谢当时的总理周恩来。中国第一任的环保局局长曲格平先生(代表团成员之一),他曾经跟我说过:

“我们中国人参加这次会,等于上了一次扫盲课,我们原来完全不懂什么叫环境问题,去了以后才知道,原来经济发展会带来环境问题。”

本文系转载,不代表参考消息网的观点。参考消息网对其文字、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、及时性、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。